在线播放adc影院0adc

第355章:薄涼的秘密

沒有找錯合作夥伴?

在聽薄涼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洛奕辰還真是吃瞭一驚,不過表面上他沒有任何的波瀾,雲淡風輕,就是聽薄涼繼續說。

薄涼將瞄準他的槍給收瞭回來,放在瞭桌子上,然後目光也從他的臉上移開,重復強調瞭他剛才的話:“洛軍長,為瞭等能跟您單獨見面的機會我可是等瞭很久,我真誠的想跟你合作。”

洛奕辰許久都沒有說話,聽到這裡他才將目光看向瞭薄涼,問道:“合作?你的意思是你要背離黑羽集團棄暗投明瞭?”

“並不是背離黑羽集團,是我壓根就不屬於那裡。”薄涼直接對他說出瞭自己的身份,“其實我是一個警察,一個國際刑警。”

洛奕辰這是第一次跟這個男人見面,本來就是為瞭探一探他的底,本來他主動的說明自己是白鱘的時候,他就吃瞭一驚,緊接著他就拋出瞭第二個身份,說他自己是個國際刑警。

洛奕辰真的好像是在聽天書一樣,真是覺得太不可思議:“薄少爺是在跟我講玄幻故事?”

薄涼聽到這句話之後笑瞭:“這的確很像一個玄幻故事,但這卻是事實,我再說得通俗一點,我的真實身份就是一個國際刑警,就是藏在黑羽集團的臥底,我這麼說洛軍長是不是好明白一些?”

藏在黑羽集團中的臥底?他的真實身份是一個國際刑警?

洛奕辰聽著就覺得這是在聽瞭一個玄幻故事,實在是覺得這太玄幻瞭,洛奕辰要是真的是一個字都不相信。

“我知道洛軍長肯定不會相信,但我說的這些都是實話,我在尋求一個合作夥伴,一個可以跟我裡應外合,可以徹底搞垮這個黑組織的合作夥伴,很明顯,洛軍長是我的不二人選。”薄涼真的是做到瞭坦誠相待,對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瞭。

但對於第一次見到這個男人,就被告知瞭如此重要的信息洛奕辰是覺得天方夜譚。

“你今天說的這些話你覺得我會信?”洛奕辰真的是在當時一個字都不相信,他甚至都不相信他是真正的白鱘,更不要說還是一個假的恐怖分子的身份,是個警察。

“我說的這些好像是個人就不會相信,但我相信洛軍長是個聰明人,我也沒有必要在你面前玩這種反間計。”薄涼盡量的在說服洛奕辰相信自己的話。

洛奕辰隻聽出瞭幾分興趣,幹脆喝瞭口水,幽幽的說道:“好啊,既然你說你是一個國際刑警,是藏在黑羽集團的臥底,那你就繼續說說吧,看到底能不能說服我相信你。”

“好。”薄涼回答得很幹脆,“我一直都在等著跟你單獨見面的機會,難得這樣的機會,我肯定是要想辦法說服你相信我。”

“願聞其詳。”洛奕辰還真是想聽聽他能說出怎樣的故事來。

看著眼前的這個人,好像比自己還要小個一兩歲,如他之前說的,他是白鱘,在黑羽集團待瞭這麼多年,自己的身份又是一個國際刑警,這怎麼可能呢?

這在年齡上也說不過去,難道一個十幾歲的孩童就做到瞭國際刑警?然後以這個身份在黑羽集團當臥底嗎?這是什麼?這真的是一個玄幻故事?

薄涼一直都在找尋這個機會,現在終於是找到瞭這個機會,他當然是不能錯過,幹脆將自己隱藏在心底的話全部都說瞭出來。

“我知道你們會懷疑我這些話,所有人都會懷疑,這看起來是一個很拙劣的謊言,但這真的是事實。”薄涼就像講故事一樣跟他說瞭起來。

“我的父親就是一個警察,一個很出色的國際刑警,但是卻死在瞭黑羽集團的手裡,我父親殉職的時候我剛警校畢業。”

薄涼從小就受她父親的影響,一直以來都想做一個警察,他是一個高材生,一路學習領先。

十五歲就已經考入瞭國內頂尖的警校,他剛畢業要實現他人生理想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傳來瞭噩耗,他的父親因公殉職。

“父親的死給瞭我很大的打擊,也讓剛出茅廬的我立志要把黑羽集團這顆毒瘤徹底的清掉,那個時候警局就在物色人去黑羽集團裡面當臥底,我是很堅決的主動請纓去的。

原本警局並不同意,但我很堅持,最後商議決定,就破格讓我引用瞭我父親的身份,就是一個國際刑警的身份,潛入到黑羽集團做長期的潛伏。”

薄涼說的倒是有頭有尾,有因有果,而洛奕辰也不能相信,因為這樣的故事是個人就能編出來,如果這真的是敵人的反間計的話,那他絕對不能上當。

“然後呢?”洛奕辰問,“薄項本就是一個生性多疑的人,你在他身邊這麼多年才不會懷疑你?”

“他的確是一個生性多疑的人,除瞭二叔之外,他從不相信任何人,所以在去做臥底之前,我也是做瞭大量的功課,也可以說,我為瞭能去當臥底,也是付出瞭慘痛的代價。

我去做臥底前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在服用一種很強效的藥,它可以徹底摧毀人的免疫力,也可以對人的身體進行摧殘。

那次他把我撿回來,其實也是我們警察提前設計好的,他撿我回去要的不是一個殺手,而是一個謀士。

我的確給他出瞭很多主意,因為我體弱多病,所以他對我並沒有那麼大的戒心,再加上我大多數時間都是跟著二叔的,所以之前接觸他的時間也不是很長。”

聽到這裡洛奕辰一直拿著手中的水慢慢的喝著,凝神想著他剛才說的那些話,像是真的,又不像是真的。

“洛軍長,我是真誠的來尋求合作的,對於我的身份,你有一萬種辦法可以來證明。”

薄涼說的倒很虔誠,“我需要像你這樣的合作夥伴,如果我們兩個人合作相信用不瞭多久,我們就可以徹底摧毀這個組織。

其實這麼多年以來,我也一直在向警察提供情報,我們的手裡已經掌握瞭薄氏集團非法經營的全部證據,但薄氏公司也隻是黑羽集團很小的一部分。

二叔去世瞭之後,我已經全面接管瞭薄氏,現在又回到瞭虎鯊身邊我想收集其他的資料,但是虎鯊實在是太謹慎瞭。

我壓根就挖不到任何一點有價值的線索,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先把金槍魚給拿下,他知道遠比我要多得多。”

薄涼說到這裡洛奕辰已經有些動搖瞭自己的想法,難道這個人真的是在黑羽集團的臥底嗎?

在射擊場的那天薄涼是還想跟他說更多的,但是突然的一個電話讓他不得不離開,他也隻是偷著單獨跟他說這些。

薄涼跟他說瞭這些之後洛奕辰好多天都一直在想,一直在思考,他後來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嗎?

但是想瞭好幾天也沒有確定的答案,直到有一天,他們又有單獨說話的機會,他才徹底的說服他,相信瞭他。

高冷大叔甜寵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