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進階玄神瞭!”

“你知道我進階玄神瞭?”林皓明本以為收斂瞭氣息,以如今玄神修為,眼前這位聖女不可能知道,但是沒想到還是一眼就看穿瞭。

“你的斂息手段很高明,一般玄神看不破,就算杜天德也未必能看破,但是你體內有玄月精華的氣息!”聖女解釋道。

林皓明聽瞭也點瞭點頭,自從回來之後,他第一時間就來見這位聖女。

“你比我進階玄神速度要快的多,也比我預想中要快得多,這裡是我這些年存下來的玄月精華,以及需要的輔助材料,丹方和歷代註解都在裡面,拜托你瞭。”聖女沒有任何做作,隻是平和的把一隻乾坤鐲送到瞭林皓明跟前。

“早就是說好的事情!”林皓明拿瞭乾坤鐲,顯得也格外平靜。

如今的林皓明,倒是不會覺得眼前的聖女有多麼聖潔,更多的感覺這是她修煉功法導致的,回想厲雨之前的情況,林皓明就能夠明白,隻是也不知道厲雨繼續修煉下去,是否也會和這聖女一樣。

因為原本就一直對外宣稱閉關,就算之前回來也一樣沒有聲張,所以這次從山上回來,林皓明自然還是打算繼續“閉關”下去,隻是這次林皓明直接進瞭煉丹室,把得到的所有東西都拿瞭出來。

材料很多足有十幾份,具體的丹方林皓明倒是很早就知道,不過歷代聖女宮煉丹師的註解倒是第一次見到,不過林皓明沒有急著看,而是查看瞭一下手中的玄月精華。

所有玄月精華都放在瞭一枚晶珠之中,這晶珠也是特別煉制的,顯然也是用來保存裡面的玄月精華。

玄月精華的數量和輔助材料差不多,十幾份的樣子,林皓明隨後也放下東西,跟著開始思考丹方,把以前對這丹藥的理解都好好的想瞭一遍,然後在拿起那些註解開始翻看起來。

因為有瞭之前重新對煉制這丹藥的思考,如今再看註解,很多地方倒是能融會貫通瞭,甚至有些地方,林皓明對註解心得之中的看法也提出瞭疑問,甚至直接否定。

這樣慢慢一邊看一邊參悟,半個多月之後,林皓明再次放下瞭手頭的東西,然後重新思考瞭一遍,把自己認為最正確的方法反復的在腦中推衍瞭幾遍,確定已經十分熟練,然後再打開丹爐的爐蓋。

拜月教,每年都有一些特定的日子,這些日子大多數都與月神有關,譬如月光節就是其中之一,相傳這是月神為瞭破除夜晚沒有光明,於是灑下月光,為世人在無盡黑暗之中帶來一點光明。

月光節,在拜月教許多人都回去月神殿祈禱,並且沐浴月光之下,傳說這樣可以給自己一年帶來好運。

今天正是月光節,作為聖女山腳下的月神殿,自然早就人山人海,前來參拜月神的人,早就從聖女宮排到瞭附近的街道,不過不管是誰,在這一天都是規規矩矩的,畢竟誰若是破壞瞭祭祀,那麼不需要那些神職人員動手,信徒們都一擁而上,把膽敢褻瀆月神的傢夥好好教訓一番。

在一位圓月聖女的主持之下,天上的明月今晚顯得格外的明亮,仿佛月神真的知道這一天需要給信徒們光輝一般。

但就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誰叫瞭一聲“月亮!”原本對其大呼小叫有些不滿的信徒們,隨著他所指看去,隻見到原本被雲霧籠罩的聖女山上半部分不知道什麼時候煙消雲散瞭,反而此刻一輪明月出現在瞭山頂,而這明月起先隻是朦朦朧朧,仿佛被雲霧遮蓋瞭一般,但隨著時間推移,這明月顯得愈發清晰,而此刻明明還有一輪明月高懸在天際。

隨著景象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原本聚集在月神殿跟前的眾人忍不住也竊竊私語起來。

領頭的圓月聖女,這個時候卻激動的高呼:“月神降下神光,聖女大人進階瞭!”

聽到這話,整個月神殿內外,數百萬人頓時爆發出一陣狂歡。

聖女宮上,此刻十二金月聖女都看到瞭這驚人的一幕,同時更有不少人朝著山上過來。

“藍姐姐,聖女大人這是進階瞭?”梅竹英也匆匆忙忙到瞭藍香瑩這邊。

藍香瑩點點頭道:“看來聖女大人應該找到能真正幫她煉制玄月神丹的人瞭。”

“是那個姓林的?”梅竹英有些不甘心道。

“應該是!”藍香瑩也不由的感嘆起來。

朱聖女此刻望著這景象,臉色卻不由的一片蒼白,她太清楚聖女進階之後的結果,從此之後,長老會再也限制不住聖女宮瞭,而自己在聖女宮中的地位恐怕也會一落千丈,甚至直接被孤立起來。

和她一樣震驚,同樣擔心的還有婁淑清,望著此刻景象,婁淑清整個人都呆住瞭,跟隨自己的其他聖女也紛紛到來。

“婁姐姐,這是……這是聖女大人進階瞭嗎?”開口的是楊慈宜,最近這些年,因為林皓明的關系,她也已經穩居婁淑清之下第一人的位置瞭。

“是的,聖女大人已經進階四玄瞭,這已經是最後一步瞭,以後我們聖女宮也有中玄的玄聖瞭。”婁淑清很肯定的回答道。

“那麼我們?”楊慈宜也意識到瞭什麼,心裡十分擔心。

“楊妹妹,幫我聯系林先生!”婁淑清吩咐道。

“林先生一直在閉關,未必能馬上聯系到!”楊慈宜擔心道。

婁淑清卻苦笑道:“你以為憑借藍香瑩和梅竹英就能煉制出玄月神丹,這千百年的閉關恐怕都是一個借口,我也隻是他們的一枚棋子,眼下就看我這枚棋子,打算作為哪一方的棋子瞭,比起姓朱的,至少我還有選擇。”

“婁姐姐,難道你打算?”楊慈宜意味深長的問道。

“我還有選擇嗎?一天是聖女,一輩子都是,否則根本沒有立足之地,好在之前我們和其他聖女關系不錯,而且聖女大人要徹底壓倒長老會,也需要教主的輔助,說不定這本身也是一個機會,隻是今後的主動權已經牢牢在聖女宮的手中,不過反過來說,我們不也是聖女宮的人嗎?”婁淑清說著眼中也閃爍出瞭一點光芒。

魔門敗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