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波塔在思考著對策時,另一邊,安格爾深感自己今天真是倒黴透瞭。

他一路坐著樹藤巴士離開瞭樹靈庭中央區域,在地穴原野站下車後,還沒踏入學徒鎮地界,就受到瞭襲擊。

襲擊他的是一個隱藏在樹蔭中的女性靈魂。

——希爾薇雅。

希爾薇雅使用的依舊是驚魂嚎叫,安格爾隻覺得精神有點刺痛,然後他就聽到瞭一陣低沉的笑聲:

“果然如此,震撼靈魂的負面狀態對你效果甚微啊。”

說話的人站在樹枝上,穿著寬大的巫師袍,戴著完全遮住臉頰的兜帽。

雖然看不清他的長相,但安格爾不用看他,光是那帶著偏執意味的笑聲,他就能認出來人是誰。

“撒卡!你就這麼急著找死?”安格爾表情陰沉,他一直沒去找撒卡麻煩,沒想到對方還先過來找他麻煩瞭。

撒卡渾不在意的笑著:“別生氣嘛,我隻是過來給你傳遞個消息……順道,測試一下我未來第三星的靈魂特異性啊……”

在撒卡說話的時候,安格爾已經在思維空間構建起瞭模型。

托萬象軸的福,安格爾在模型構建的速度上,雖然達不到瞬發的程度,但也遠超旁人。當撒卡發現他身上傳出魔力波動時,安格爾的戲法已經構建完成,與此同時,他的掌心出現淡淡的月牙痕。

“颼——”一道半月狀的透明風刃,朝著撒卡飛去。

撒卡在千鈞一發之際,跳瞭起來,風刃隻砍破瞭一截巫師袍,以及其背後的樹幹。瞬間枝葉簌簌飄落。

撒卡一個完美的翻滾,從半空中落下。停在瞭希爾薇雅身邊。

“我不是說瞭麼,我今天隻是為瞭給你傳……”

未等撒卡說完,安格爾的第二道攻擊閃現,依舊是月牙狀風刃,但同時還伴隨著另一道速度極快的黑影。

月牙風刃與金色小箭,被安格爾同時使用出來,一個攔腰斬截,一個瞄準頭部。

學徒的戰鬥,搶先出擊永遠是最受益的。很多時候,就因為廢話而導致失去瞭先機,一步錯就有可能導致步步錯。

撒卡並沒有移植任何血脈,所以以他的肉身反應力,很難躲開雙管齊下的攻擊。但他並非單獨一個人,一陣煙塵過後,一個充滿瞭肌肉的猛男擋在瞭他面前。

雛菊星,海靈頓。這是撒卡操控的第二個靈魂。

此時,海靈頓身前佈瞭一層薄薄的氣盾,安格爾的風刃與金色小箭,被這層氣盾給擋瞭下來。

“好吧,我本來還想著將消息傳給你後,你會感動到主動配合我測試。既然如此,那還是換我主動吧。”撒卡的聲音從海靈頓背後傳來:“你能……”

與撒卡聲音響起時,海靈頓突然沖向安格爾,速度前所未有的迅捷。

“你能免疫絕大多數對靈魂的負面效果,但你能免疫直接對靈魂的沖擊嗎?這是我今天來找你,最重要的一個實驗課題。”撒卡的聲音,從黑袍下傳來。

被人突襲到面前,安格爾下意識的起瞭一個冰墻。但當他看到海靈頓半透明的身體穿過冰墻時,他才猛然意識到,敵方可是靈魂體!

他隻能一個側翻,堪堪躲過偷襲。安格爾並沒有對靈魂體直接攻擊的手段,所以在躲閃的時候,他的目標依舊是撒卡。隻要解決瞭撒卡,其他的都是過眼雲煙。

安格爾左手掌心著地,側翻的同時,右手掌心的半月痕如連珠彈一樣發射起風刃,一剎那就有接近十道風刃被安格爾釋放出來,不僅瞄準撒卡的致命處,就連他躲閃的空間都有風刃刮過。

安格爾就不信,這次還有另一個海靈頓來擋刀。

“唷,你的境界增加的很快嘛。月牙連刃都能釋放出來,而且居然超過瞭5倍的連刃。”撒卡帶著笑意的聲音傳來:“不愧是我看中的靈魂。”

正如安格爾所料,撒卡躲不開這一波攻擊。但安格爾估計,對方應該可以開啟防禦術法,再頂一輪。安格爾並沒有想過一擊就奏效,他身上隨身帶著左輪手槍以及機括腕弩,再加上他的月牙連刃是30發的,所以他是打算以消耗為主。

但安格爾的想法最終還是落空的,因為撒卡根本沒有開啟任何防護罩,十多發風刃全部擊中瞭撒卡。瞬間,撒卡被砍成瞭幾截。

“這麼簡單就死瞭?不可能……”安格爾在側翻後,眉頭皺起。但地面上的血跡,以及動脈被砍後,往外飆濺的血瀑,都在告訴安格爾這一切不是幻覺。

就在安格爾發愣的時候,他的眼前突然一黑。

隻見海靈頓突然從頭頂降落,拳頭上帶著光芒,狠狠的朝著安格爾打去。

安格爾飛快的閃身,但為時已晚。拳頭瞬間擊打在安格爾的胸口處。

不對!拳頭並不是實錘,海靈頓的手突然張開,一道光芒從其掌心處往安格爾的靈魂深處射去。

在漫無邊際的靈魂之地,這道光芒細微的根本看不見,但它就像有導航一樣,以極快的速度沖刺到安格爾靈魂處。

沒有外力的幹涉下,靈魂之地的靈魂根本無法動彈。眼看著光芒就要攻擊到靈魂上,幾片綠悠悠的花瓣化為瞭鎧甲,穿到安格爾的靈魂體上。光芒擊打在花瓣上,瞬間將花瓣開瞭一個洞。

哪怕有花瓣鎧甲抵擋瞭大半傷害,但剩下的餘波還是沖擊到瞭靈魂體。

安格爾隻覺得靈魂深處升起一陣劇烈的疼痛,那種疼痛瞬間反饋到肉體上,他的額頭上汗液幾乎用肉眼可見彌散開。同一時間,眼睛裡血絲遍佈,肌肉筋膜出現痙攣。

這樣的反應持續瞭好幾秒。等到一切稍霽,安格爾業已脫力,癱軟在地上。

而在靈魂之地中,被光芒的餘波擊打到的靈魂體,出現瞭一道傷痕,與此同時,在靈魂體附近的絳綠絲絨,往外吐出點點綠芒,覆蓋在傷痕處。

在綠芒的覆蓋下,安格爾的靈魂體在震蕩過後,總算出現瞭聚合的跡象。

靈魂之地的事暫且不表,安格爾也並不清楚。

他如今倒在地上,不停的喘著氣。海靈頓在發出那道攻擊後,便徹底的消散瞭。

安格爾用餘光看向另一側,撒卡的屍塊正向空氣中散發劇烈的血腥味。

“所以,最後還是我勝利瞭嗎?”安格爾雖然心中覺得不對勁,但從現狀來看,似乎結果比較偏向他。

但就在安格爾開始慶幸時,撒卡的聲音從莫名處傳來:

“實驗結果,直接攻擊靈魂,成效顯著。但……依舊被卸下近八成力道,真是令人驚艷的靈魂啊。”

安格爾瞳孔一縮:“撒卡?你沒死?!”

撒卡壓制著興奮笑意的聲音:“雖然對於靈魂巫師來說,死亡不過隻是開始。但在我沒有成就巫師前,我可不敢隨意的舍棄肉身。”

“這一次的見面,我很開心。短暫的相聚,是為瞭下一次更美好的相遇。”

撒卡的聲音漸漸淡去,最後的幾道聲響,被風吹的零落變形,直至消散。

安格爾躺在地上許久,直到身體稍微回復點力氣時,才掙紮著站瞭起來。他如此孱弱的時候,對方依舊沒有攻擊,看來撒卡是真的走瞭。

不過他是如何做到的?安格爾看著地上七零八落的屍塊,心中升起疑惑。

突然,他看到某個被巫師袍覆蓋住的屍塊附近,有一個圓形物什,那個形狀很像是……水晶球聯絡器。

安格爾剛剛被海靈頓攻擊的時候,全身徹底脫力,如今稍微好一點,但步履依舊蹣跚。

安格爾準備去看看,那個圓形物什是不是水晶聯絡器。為瞭以防萬一,他決定走到魔力之手的施展范圍,用魔力之手去翻查。

但就在安格爾蹣跚移動時,一道令人厭惡的笑聲傳入他耳中。

“嘖嘖嘖,先前這麼囂張的人,怎麼搞得如此可憐。真是令人心酸啊。”

安格爾回頭看去,隻見三個人影從不遠處的草叢中鉆瞭出來。三個人安格爾都不陌生,左右兩人正是在普羅米煉金店遇到的昆娜與特斯拉,而最中間的那人卻是狂魔戰刃納魯。

如今的狂魔戰刃可沒有先前對戴維時的那般囂張,此時全身傷痕累累,看上去就像鬥敗瞭的公雞般。

“老大,我說的那個人,就是這傢夥。要不是他肆意漲價,你怎麼可能會輸給那群人。”特斯拉指著安格爾叫囂。

昆娜也冷笑著附和。

納魯的眼神陰毒,用仇恨的眼神看著安格爾:“就是你嗎?”

安格爾微微嘆口氣,真是禍不單行。他今天的運氣,簡直瞭。

“要打要殺趕緊上,我還有事,不想浪費時間。”

安格爾一點也不想廢話,臉上也沒有絲毫懼色,這種平靜的態度讓納魯心中突然感覺不對勁。他們在海靈頓攻擊安格爾的時候就到瞭,原本還想黑吃黑,此時卻是眼珠軲轆一轉。

“都到如此地步,還敢說大話。你們兩個上去,給他點教訓。”納魯一邊說著,自己卻是往後退瞭幾步。

特斯拉臉上帶著獰笑,看著安格爾的眼神帶著狠辣與惡毒。

“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哈哈哈哈,真是報應,我還想過段時間再去找你,但沒想到走在路上,都能遇到這麼美妙的機會。”

就在特斯拉想要上前教訓安格爾時,昆娜突然擋住瞭他。

昆娜嬌媚笑道:“小哥,你這次也算是在劫難逃瞭。但如果你告訴我,你的那些煉金武器從哪來,說不定我會大發慈悲求老大饒瞭你喲。”

昆娜的問話,正和納魯之意。他們全都豎起耳朵,準備聽安格爾的回答。

安格爾卻道:“你們想要殺我?”

“如果你不說實話,隻有死路一條。”特斯拉狠厲道。

聽到這話,安格爾深深嘆氣,“原本,不是我與你們有仇,我不想殺你們的,可惜啊。”

安格爾話音還未落下,納魯突然覺得不對勁。迅速的後撤瞭一段距離。

但這個時候,安格爾已經伸出手,幾道風刃迅速的刮向昆娜與特斯拉,兩人幾乎在沒有準備之下,直接被風刃削去瞭腦袋。

鮮血從斷裂的脖子處往外噴灑,前一刻還溫活的肉體,下一刻卻是成瞭無頭之軀。

“你怎麼可能還有月牙連刃?!”納魯驚呼一聲,先前安格爾已經釋放出瞭5倍風刃,竟然還能釋放?這完全超出瞭他的想象,對方的模型怎麼可能如此完美?!

納魯轉身就跑,他作為血脈側巫師,幾乎瞬間就跑到數十米開外。

這個距離風刃已經很難擊中他。

安格爾搖瞭搖頭,拿出左輪手槍,對準納魯的頭部就是一槍。

閃爍著精準魔紋光芒的子彈,在一陣轟鳴聲後,沒入納魯的後腦勺,最後從眉心穿瞭出去。

槍響,人亡。

殺掉這三人,安格爾一點都沒有興奮之情,這三人最厲害的納魯,其水準也頂多在天空塔七八層廝混。若非他們對自己起瞭殺心,安格爾完全沒興趣解決他們。

確定無人生還,安格爾才走到“撒卡”的屍塊附近,用魔力之手掀開瞭破爛的巫師袍。

那圓形的事物,果然如安格爾所料,是一個水晶球聯絡器。

安格爾帶著疑惑,向水晶球中釋放瞭些許魔力。

一道文字淡淡的浮現在水晶球之上。

「我的瑰寶星,親啟。」

超維術士adcm4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