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是啊,我也挺佩服唐易天的,他大概猜到除瞭他和你,沒有人能打開那道門,所以都沒有派人在那兒看守……”

蘇妍心聽著林九的附和,內心波瀾不驚。

“易天去世後,你是不是挺開心的?我跟他都死瞭……你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研究怎麼打開那道機關門……”

“呵呵,是啊!開心瞭一陣子呢!結果還是打不開。”林九聳瞭聳肩。

“所以你利用瞭田真兒,想看易天有沒有在遺囑裡提到那兒的機關密碼,沒想到,一無所獲。”蘇妍心的語氣,帶著嘲笑,“他當初把那筆財產贈予瞭我,又怎麼可能再轉贈他人?哪怕那個人是他的親生女兒……你太不瞭解易天瞭。”

蘇妍心的揶揄,讓林九很沒面子。

論對唐易天的瞭解,誰能有顧瀾之瞭解?

“瀾之,你現在一個人來找我,我不認為你是相信我……你似乎是恨我的。恨我覬覦你的財產……”

林九把話說的比較委婉。

其實林九想直說顧瀾之恨他。

換瞭任何人是顧瀾之,都會討厭林九。

林九看唐易天和顧瀾之都死瞭,所以想把唐易天送給顧瀾之的那筆財產獨吞。

隻可惜,機關算盡也沒料到那個地方不是你想進就能進去的。

林九想瞭很多辦法找瞭很多能人,想破解那道大門的機關密碼,可是沒有人能破解。

“你怎麼敢一個人來找我?”林九說出自己心裡的疑惑。

他們倆,一個掌握瞭財產所在的地理位置,顧瀾之知道進去的密碼,隻要顧瀾之將大門打開,那麼裡面的財產可能被林九搶走。

難道顧瀾之沒考慮過這一層嗎?

林九對顧瀾之還算瞭解。

唐易天看上的女人,絕不是蠢貨。

顧瀾之心思縝密,肯定有周全的考慮。

“我為什麼不敢一個人來找你?易天走瞭,還有蕭聿。你敢對我女兒做什麼嗎?”蘇妍心體內的‘顧瀾之’開口道。

這句話把林九嗆的不知道怎麼回應。

“那你覺得我會免費給你保駕護航?”林九的臉色有些癟悶。

“我知道你想要好處,等到瞭再說。”蘇妍心的從容淡定,與林九內心的忐忑不安形成瞭鮮明的對比,“不瞞你說,我還沒進去看過,裡面到底裝著些什麼,得看瞭才知道。”

林九有些意外:“早知道你淡泊名利,沒想到淡泊到瞭這個程度。”

蘇妍心沒有再開口說話。

……

另一邊,蕭聿在聽到蘇妍心熟悉的聲音後,心裡的大石頭總算落瞭下來。

雖然還是很擔心,但蘇妍心已經名言明天會回傢,如果明天見不到蘇妍心,蕭聿會帶人直接去林傢。

就像蘇妍心跟林九說的,因為有蕭聿的存在,所以林九根本不敢動蘇妍心。

這一夜,蕭聿根本沒有合眼。

傢裡燈火通明,因為蕭聿一直坐在客廳,傢裡的傭人也根本不敢休息。

蘇妍心一刻沒消息,蕭聿就不會休息,蕭聿不休息,大傢也不敢掉以輕心。

夜,漫長而煎熬。

好在天總歸是漸漸的亮瞭。

嬌妻入懷:霸道老公,輕輕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