綿綿都知道,瓊斯夫人那是在釣魚,故意拋出餌等著他們上鉤,她都能做到冷靜,為什麼慕容夫人一個經歷不少大風浪的反倒是沉不住氣瞭。

慕容眠腦袋裡現在亂哄哄的,心口也覺得開始有點沉悶,不舒服。

他扶住柱子,低下頭閉上眼,強迫自己快速冷靜下來。

這個時候,他不能亂,更不能讓綿綿擔心。

他要擋在她前面,把事情都完美的解決瞭。

慕容眠轉身打算回去,卻見季棉棉拿著手機快步走過來,他下意識的將右手往背後藏。

可還是晚瞭一步,季棉棉第一眼就看見瞭他手上手背上行的傷,三步並做兩步跑過來,一把抓起他的手,看到破瞭皮,血正緩緩往外流,“你手怎麼受傷瞭?”

那傷口,幾面看看著都覺得疼。

慕容眠後悔剛才一時沒控制住:“沒事……不小心蹭瞭一下。”

季棉棉猛地抬頭狠狠剜瞭他一眼,“要不是你手上,我真想踹你一覺,拜托,你就算編,也編一個像樣一點的理由好嗎?是不是夫人……出事瞭?”

季棉棉拽著慕容眠回客廳,對女傭道:“快把傢裡的醫藥箱拿過來。”

她板著臉將慕容眠推到沙發前坐下:“你說,到底怎麼回事?”

女傭將醫藥箱放下,想幫忙,但看季棉棉臉色非常難看,也不觸她黴頭默默退下。

慕容眠看著季棉棉生氣的小臉,心情一點點平復下來,他道:“我猜……她大概是去找瓊斯夫人瞭。”

季棉棉正在給慕容眠消毒,一定他這麼說手裡的棉簽一抖,戳在瞭傷口上,慕容眠疼的抖瞭一下,“什麼?她去找……她怎麼能去呢?她一個人去的?”

慕容眠嘴角抽瞭抽,忍下痛意,點頭:“對……她自己去的。”

“我去,這大媽怎麼這麼任性啊,瓊斯夫人那個老貨,怎麼可能是一個人就能對付的,她就等著這邊有人上鉤呢,這不是主動送上門給人釣嗎?”

季棉棉一生氣,不小心又戳瞭一下,慕容眠哆嗦一下,忙道:“我現在還隻是懷疑,你先不要著急,可能……她隻是逛街去瞭,我已經讓人去找瞭。”

季棉棉氣鼓鼓道:“肯定是去瞭呀,我打瞭十來個電話,剛開始開始能打通沒有人接,最後變成關機瞭,這肯定是有事啊,瓊斯夫人太可惡瞭,我當初就該一下捏死她的。”

季棉棉一生氣,手裡沒控制好又戳瞭一下,慕容眠清清嗓子,咬咬牙忍下喉嚨裡要冒出來的呻?吟。

季棉棉著急,“現在怎麼辦?”

“找,等!”慕容眠說瞭兩個字。

“先讓人去找,最好在瓊斯夫人拿她來要挾我們之前找到。”

季棉棉一想到瓊斯夫人那狡猾的嘴臉,更加擔憂:“可萬一找不到呢?”

“那就隻能等瞭,等著,瓊斯夫人自己找上門。”

瓊斯夫人想要的就是一個字——錢!倘若,她抓住瞭慕容夫人,那麼,她肯定會來找他們。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