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丹已經聽到瞭侯亮和王主任的對話,立即就在前面的路口調頭,快速開往警局,也嘻嘻笑著說道:“哥,果然是出瞭問題吧?那天我在楊叔那裡看到瞭,你還說我呢,要不是我看到瞭,你能檢測出來問題嗎?”

侯亮也是忍不住笑瞭起來:“我當時也不知道你看到瞭這個啊?說起來要是有問題的話,你就是大功臣瞭。”

雲丹又得意起來,小脖也仰瞭起來,那模樣真是好看極瞭。

也許是雲丹的車子快,也許是距離的問題,兩個人來到警局大院的時候,前面正走著王主任和劉局兩個人,雲丹停下車子就追瞭進去。

侯亮也沒阻攔,都是一個目的地,小傢夥兒就是小孩子心性,既然見到瞭兩個人,那自然是要追上去瞭。

侯亮進來的時候三個人已經在電梯邊上等著侯亮瞭,也是一起上瞭電梯。

侯亮這才問道:“劉局,王主任,看起來這是事情不小啊?還要報警啊?”

劉局哈哈笑著拍瞭拍侯亮的肩膀:“亮子,這可真是一個大事兒瞭,你可以說又幫瞭我們一個大忙呢,一會兒上去我們一起說好瞭。”

王主任也是連連點頭,看著侯亮和雲丹微笑。

侯亮也是心裡一動,看起來這四季羹果然是不簡單的。

這兩天警局確實是有個案子,侯亮等人走過來的時候正看到鐘隊長從何局的辦公室出來,看到幾個人一起來的也是一楞,都是認識的,也就問道:“亮子,你今天還帶瞭劉局和王主任來?你的事情我正給你們審問呢,還沒有什麼結果,那個帶頭的嘴硬得很!”

侯亮笑著說道:“鐘隊長,我今天來可不是這件事兒瞭,而是劉局叫我過來的,可能還是要報警的,您也過來聽一聽?”

中隊長連忙就點頭,也跟瞭進來。

劉局和王主任也都是認識何局的,以往劉局和何局的關系還非常不錯呢,見瞭面也是立即都寒暄瞭一下,這才紛紛坐下。

劉局立即就說道:“何局,鐘隊長,我們倆今天是來報警的,原因還是亮子給我們送去的這瓶四季羹啊!我們也不清楚這個藥物的來歷,更不知道外面銷售的有多少,這才把亮子也找瞭過來。”

何局從來沒有見過什麼四季羹,此時也在劉局的手中接過瞭半瓶四季羹,仔細看瞭看,遞給鐘隊長,這才問道:“劉局,這裡面有問題?”

劉局長立即點頭說道:“這裡面的問題大瞭,我仔細說給您聽。”

劉局長也就把昨天一天的情況和大傢說瞭起來。

最初侯亮拿去的時候,大傢都是見過這種四季羹的,王主任當時就曾經說過瞭,這個大藥店也是有銷售的,就是價格貴瞭一些,還是常年服用的保健品,很少有人問津的。

第一次的檢測結果也出來瞭,不過就是有些薑片的含量,這個也不奇怪,既然是四季羹,還是根據黃帝內經的一些藥方制成的,正合瞭冬吃蘿卜夏吃薑的道理,對人體也是有益的,所以說很快就告訴瞭侯亮結果。

前天侯亮再次拿去瞭一瓶四季羹,這一檢測就發現瞭一種微量元素,含量並不是很大,本來也沒有什麼的,可是侯亮再次拿去瞭,大傢也就仔細地檢測起來這種微量元素,是一種不知名的藥物。

這個藥物和裡面的嗎啡微量元素合成在一起給人喝下去的話,立即就能起到一種反應,這個也是經過省城一所大學化學系教授的證實,驟然間使嗎啡的含量激增,達到十分之二以上的含量,甚至達到十分之三的樣子。

那教授也說過瞭,這是一種新型的藥物,也是非常可怕的,問劉局這是哪裡來的,一定要遏制這種保健品的銷售,一旦銷售量要是大瞭,後果也是不堪設想的。

劉局和王主任聽瞭之後都大吃一驚,聯系起侯亮兩次給他們拿來這個保健品,覺得這裡面的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的,也就找上瞭侯亮,一起來到警局的。

何局和鐘隊長聽瞭之後都是大吃一驚,兩個人都是接觸過這些東西的,知道一些情況,對視瞭一眼問侯亮道:“亮子,你是在哪裡得到這個東西的?是成批量的出產的?”

侯亮並不是太懂,此時何局問起來瞭,一時間也說不清楚,隻是說道:“這個我還真的說不準,是從一個朋友那裡拿來的,至於是不是批量的,我也不清楚。劉局,我問您一下,這個嗎啡的含量超過十分之三,那是什麼意思呢?”

劉局也是連忙說道:“亮子啊,那就不是什麼保健品瞭。你一定知道多冷丁吧?這種藥物就是術後或者是患瞭癌癥才能使用的,這種藥物的嗎啡含量也不過就是十分之一,最高的也不過就是十分之二啊!”

王主任看侯亮不懂,也就繼續說道:“這種保健品的功效就可怕極瞭,不僅僅是暫時掩蓋瞭一些病情的癥狀,讓人的身體非常舒服,而且還有依賴性。例如一些高血壓、神經痛和其他一些病狀的前兆都能緩解,但是也不過就是一個掩蓋的作用啊!”

這下侯亮大致上明白瞭,也吃瞭一驚:“也就是說那些癥狀的緩解都是暫時的,其實就是掩蓋一些病情瞭,而且還非常舒適,有一種依賴性?”

劉局立即點頭說道:“對!就是這個意思,非常可怕的一種東西,要是常年服用的話,那就慘瞭,一些病情加重不說,身體也會逐漸地垮下去。”

何局看侯亮弄清楚瞭,這才問道:“亮子,既然你是兩次把這個東西給王主任送去瞭,那是一定有來歷的,你一定要給我們詳細地說一下瞭,來龍去脈,哪裡來的,這個非常重要。”

侯亮也是連連點頭,也就把這件事兒從頭至尾給大傢說瞭起來。

最初就是聽自己大世界超市的一個合作商王長發說的,要轉項幹別的去,有一個新型的項目,取消瞭和大世界超市的合作,是一種保健品,非常有發展前途的。

侯亮也沒有在意,少瞭一個客戶也是不重要的,還不是什麼大的合作商,也就算瞭。

再次聽說這個東西是在成林公司,因為成林公司也提出瞭取消和克成集團、永生集團的合作,在一個朋友的幫助下,侯亮才第一次聽說瞭四季羹這個名字。

也正是由於幾個合作商都取消瞭和侯亮的合作,侯亮這才對這種奇怪的情況非常註意,原因也是很簡單的,這些合作商和侯亮的合作都是非常賺錢的,不應該取消合作,可見裡面一定是有些原因的。

侯亮在省城的對頭何局和鐘隊長也是知道的,就是嚴閻和魏英軍,也因為這件事兒昨天晚上還去工地上抓瞭一些人呢。

侯亮也就懷疑他們對自己采取瞭一些措施,但是這力量之強大,有些出乎侯亮的預料,也就找朋友幫忙,去開瞭一次會,第一次拿到瞭四季羹,隨即就送到瞭王主任那裡去。

也就是王主任說的第一次沒有檢測出來什麼東西的那次,隻不過就是多瞭一些薑片。

雲丹此時就說道:“這一瓶是我發現的,那天我們去找楊叔,我就看到楊叔也在喝這個,我這才去問瞭起來。”

何局也是忍不住笑瞭起來,輕輕地撫摸著雲丹的秀發說道:“丹丹真是厲害,什麼都能發現!這次可是又立瞭大功啊!”

雲丹自然是高興起來,小脖也仰瞭起來,還看瞭侯亮一眼,把大傢逗得都笑瞭起來。

侯亮也點頭說道:“是啊!說起來這一瓶我還說瞭雲丹幾句呢,是在精益集團楊董的辦公室,小傢夥兒就去拿瞭一瓶這東西。當時我也沒有太在意,是楊董逗丹丹的時候,我聽說價格上差瞭好多,這才有些疑惑的,也就順手要瞭一瓶。”

侯亮的這句話讓幾個人都對視瞭一眼,但是都沒有說話,侯亮也就繼續給大傢說瞭起來。

上一次侯亮的一個朋友去的時候,價格是三百元一瓶,一瓶喝三天,同樣是夏季羹,那朋友也說瞭,新加入的人員都是有些優惠的。

不過侯亮想既然是一種藥物,含量是一樣的,那麼價格也不會差瞭這麼多的,就在楊董這裡又要瞭一瓶,也就是這一瓶出事兒瞭。

何局看瞭看鐘隊長,又看瞭看劉局和王主任,這才問道:“亮子,你說的楊董喝瞭多久?”

侯亮立即說道:“總有幾個月瞭,雖然是不到半年呢,也差不多瞭。他也說過,這個東西的效果非常好,一些病情都得到瞭緩解,現在都有些離不開這個東西瞭,價格對於楊董這類人來說,那根本不是問題,和劉局剛才說的情況有些相似啊!”

何局也是立即說道:“亮子,楊董是在哪裡拿到這個藥品呢?”

侯亮搖瞭搖頭說道:“這個我還真的不知道,但是他們也不定期的開會,我的一個朋友就是會議上拿到的,還要經過審核才能加入的,並不是什麼人都加,我認為也不過就是考慮經濟實力呢,現在看起來也未必是這樣瞭。”

何局點頭說道:“對!現在看起來絕對不是這樣瞭,經濟實力是一方面!目前我們不過就是發現瞭一瓶,或許是有些意外情況,你的這個朋友楊董可靠嗎?”

侯亮連忙說道:“楊董的為人那是非常可靠的,絕對可以信任,我們打過交道的。”

何局也是立即說道:“亮子,那你就立即去楊董那裡,把剩下的四季羹都拿來,檢測需要多久?”

後面這句話問的是劉局,劉局也是立即說道:“就是上一次費勁兒,這次可以說在兩個小時之內就搞定瞭!”

極品女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