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亮想瞭想就是追出去也未必能抓到誰,畢竟是四個人呢,還是先跑下去的。再說瞭,這些人在這種繁華的地點,這車子是跑不掉的,回頭再說也好辦。

那按摩師此時也站瞭起來,一臉的驚恐,看著侯亮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瞭。

侯亮也是無奈地走瞭過來,在開會的時候和拍賣會的時候侯亮都是見過這個齊眉的,由於有安娜的存在,還有一些事情跟著,侯亮並沒怎麼註意,此時才看清這個大美女,身材是相當的好瞭,皮膚也是非常白皙。

看到齊眉這個姿勢也是心旌搖曳,確實是太誘人瞭,這大美女的被單緊緊地裹在身上,雙腿筆直修長,腳趾甲還染成瞭紫色的,上面盡管是緊緊地遮擋著,也露出瞭細長白皙的脖頸和恰到好處的鎖骨。

齊眉顯然也意識到瞭什麼,看到侯亮過來更是拉緊瞭單子,滿臉通紅地問道:“侯亮,我認得你,你怎麼來救瞭我?”

侯亮笑著說道:“我是來提醒你的,沒想到就遇見瞭這件事兒,真是太危險瞭,要是晚來一步的話,就出瞭大事兒啊!”

齊眉也是連忙說道:“是啊!確實是太危險瞭,這些人要幹什麼我清楚,進來之後就來拉這個單子,其中還有一個在解著自己的褲······真是太可恨瞭!”

侯亮看齊眉羞得不行瞭,滿臉通紅,也笑瞭笑說道:“還好我來得及時,有些事情要和你說呢,咱們換一個地方聊好瞭。”

齊眉這才支吾著說道:“行,那你還是回避一下好瞭!”

侯亮這才想起來,這大美女本來是要享受一下的,沒想到差點兒沒出瞭大事兒,也轉身拿起瞭那個微型攝像機,在門口等著齊眉。

那按摩師此時也跟瞭出來,還怯怯地問道:“這位先生,要不要報警啊?”

侯亮自己也差點兒沒笑出來,隻顧著自己的事情瞭,這件事兒還真的要和林薇兒說一下瞭,這才拿出電話給林薇兒打瞭過去。

林薇兒也是剛剛下班,聽聲音也是非常高興的:“侯亮,這個時候約人吃飯,不覺得有些不禮貌嗎?”

侯亮聽出來林薇兒的聲音非常興奮瞭,也笑著逗瞭起來:“薇兒,你今天沒有不舒服吧?”

林薇兒被侯亮問得一愣,很快就想起來是怎麼回事兒,上次說的就是自己這幾天不舒服,侯亮這小子來瞭就走瞭,弄得自己也是非常不好意思,這次又提起來瞭,林薇兒紅著臉說道:“侯亮,別和我來這一套啊!就是舒服瞭也不讓你去!”

侯亮忍不住又笑瞭起來:“薇兒,你的意思是這兩天舒服瞭?”

林薇兒更是無法回答瞭,請啐瞭一口說道:“侯亮,別沒事兒胡扯啊!你幹什麼?是不是請我吃飯?不是的話我就掛瞭,你別想去······哼!”

林薇兒自己差點兒沒走嘴瞭,冷吭瞭一聲也是滿臉通紅。

侯亮在這邊更是笑著說道:“薇兒,對不起啊!我今天還有些事情,晚上也不能去你傢瞭,但是我有個案情要和你說一下。”

這下林薇兒來勁兒瞭,聽到破案比請自己吃飯還高興呢,連忙問道:“侯亮,什麼案情,你快說!”

侯亮這才把自己遇見那天綁架劉光正父女的那輛車子的事情說瞭一下,告訴林薇兒立即去尋找這輛車子,要是來得及的話,現在一定是跑不瞭多遠的,位置也就在溫泉洗浴中心附近,這裡四周都是監控頭。

林薇兒果然是高興極瞭,這個案子還牽扯到韓先生的車子呢,連忙就點頭答應下來,告訴侯亮自己去交警大隊瞭,改天請侯亮吃飯,緊接著就掛斷瞭電話。

這時候齊眉也正從房間裡出來,緊緊地盯著侯亮,看到侯亮好像是剛剛掛斷瞭電話,這才放心瞭一樣,好像還長出瞭一口氣。

侯亮有些奇怪:“齊總,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齊眉猶豫瞭一下才說道:“我以為你在看那個視頻呢,嚇瞭我一跳!”

侯亮這才忍不住笑瞭起來:“我根本就沒看,我進去時候他們不是也剛剛進去嗎?沒有出什麼事情吧?”

齊眉更是不好意思瞭,大眼睛白瞭侯亮一眼:“確實是剛剛進去的,我立即就抓著單子坐瞭起來,能出什麼事情啊?不過也要說你進來得及時,這才沒有出事兒的,要不然還真是要出事兒瞭,這些是什麼人啊?對瞭,你怎麼知道這些人要來啊?”

齊眉說著話竟然上下打量起侯亮來瞭,還一臉懷疑的神色。

侯亮就知道這個大美女有些疑惑瞭,認為可能是自己自編自導呢,這個大美女也是夠警覺的,這才笑著說道:“齊總,你不會認為我是他們一夥的吧?”

齊眉也不隱瞞自己的想法,立即就說道:“侯亮,我還真的有些懷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不會就是你······”

侯亮也是臉色一變說道:“齊總,我還真不如晚進去半個小時好瞭!”

齊眉頓時就羞紅瞭臉,也知道侯亮有些生氣瞭,要不然也不能這麼說的,要是晚進來半個小時的話,那不是全完瞭嗎?自己也就被這些人糟蹋瞭啊!

齊眉想瞭想才說道:“小樣的,你還真生氣啊?我不過就是有些疑惑罷瞭,對瞭,你不是說找我有事情嗎?是什麼事情啊?”

侯亮已經是很不高興瞭,冷冷地說道:“我就想提醒你一下,你的車子上被裝瞭監控設備,有些人能隨時掌握你去瞭哪裡,目前在什麼地方,我就是因為這個才來提醒你的!”

齊眉愣瞭一下:“還真是不知道,怪不得這些人這麼快就掌握瞭我在這裡呢!”

侯亮看瞭看齊眉:“既然你有些懷疑,那就算瞭,我可以告訴你,我和這些人不是一路人,就是碰巧瞭遇見你的,你把裝置拆除瞭就可以,再見瞭!”

侯亮說著話轉身就走。

齊眉確實是有些不好意思瞭,想起早上侯亮還和韓先生說話瞭呢,這小子應該不是那種搞陰謀的人,救瞭自己一命,還真是有些愧對瞭侯亮。

齊眉連忙喊道:“侯亮,你別走啊!我還沒說完呢!”

侯亮救瞭人還落得個被懷疑的結果,自然是有些不高興的,聽到齊眉的喊聲才想起來,自己還拎著這個微型的監控器呢,轉身就扔給瞭齊眉:“給你,你不用擔心,我可是沒看哦!剛才我就是打瞭個電話。”

齊眉看侯亮的態度也變瞭,更是有些不好意思瞭,連忙說道:“侯亮,我不是那個意思啊!你救瞭我,我怎麼能······哎,你別走啊?”

侯亮不想和齊眉說瞭,轉身就下瞭樓。

齊眉在後面也是連忙追瞭上來,畢竟是高跟鞋,有些不便,追瞭兩步侯亮已經下瞭樓。

侯亮一路下樓上瞭車子,才有些後悔瞭,自己今天來本想問一問齊眉房子的事情呢,哪知道被懷疑上瞭!就這麼走瞭,還沒問呢!

齊眉的警覺性確實是高瞭一些,但是這也不能怪齊眉的,自己出現的也確實是太巧瞭,任何人都難免會懷疑的。

不過既然已經走瞭,就別回去找人傢瞭,侯亮發動車子就往傢裡開去,這時候電話也響瞭起來,正是林薇兒打來的,興奮地告訴侯亮,已經查到瞭那輛車子的監控,正在佈置人手追查呢。

侯亮逗瞭兩句,知道這個大美女今天要去破案子瞭,也許就會牽扯到鐵坤的,自己還是別打擾瞭。

這邊剛剛掛斷瞭電話,安娜的電話就打瞭進來,侯亮也是連忙接瞭起來。

安娜也有些興奮地說道:“侯亮,你說的太對瞭,周太行晚上就來瞭!”

侯亮也笑瞭起來:“你是怎麼辦的?”

安娜這才說道:“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這樣好瞭,你來······你來我傢坐一坐,我和你詳細說。”

侯亮知道安娜有些不好意思,不過確實是有話想和自己說,這才答應下來,一路直奔臨海七號。

一樓大廳中就坐著安娜,梅嫂應該是準備晚飯呢,侯亮進來安娜就笑著說道:“坐,我和你詳細說一下,你說的真有道理,這個傢夥也是很高明的,晚上快要下班的時候進來瞭,這個時候都是很著急的,也不會細看。”

侯亮笑著問道:“你看到後面的一頁,確實是空白頁?”

安娜咧著小嘴兒點瞭點頭:“確實是空白頁,就是來騙我的簽名和公章呢,我把你給我刻回來的公章給蓋上瞭,也把我的名字給簽上瞭,不過和平時的都不一樣,我不是連筆的,而是在安字上面點瞭個點兒!”

這時候梅嫂也把晚飯上來瞭,三個人也是邊吃邊聊,安娜都高興極瞭,有瞭侯亮的這個將計就計的策略,這次周太行就徹底的暴露瞭,也能讓三石集團灰頭土臉的。即便是接收瞭周太行,也不會太高興的。

侯亮聽瞭安娜的話也想起來葛洪林的話瞭,他的老總位置始終就沒有定下來呢,應該是出瞭些問題,原來這個問題還是出在瞭周太行的身上!

周太行要去三石集團當老總的,自然是不能給葛洪林機會。這次好瞭,隻要是事情鬧大瞭,周太行也逃不過一個偽造協議罪,還沒有給三石集團帶來什麼好處,自然是當不上這個老總瞭,葛洪林的事情也順便辦妥瞭!

三個人高興地吃瞭這頓飯,侯亮也是很久沒有吃得這麼飽瞭。

這期間侯亮也接到瞭黑虎的電話,要侯亮去慶賀一下,侯亮也告訴黑虎自己一會兒再去。

梅嫂去收拾碗筷瞭,安娜才紅著臉對侯亮說道:“侯亮,你今天別住在這裡啊!就算是你要住在這裡的話,也不能和我住在一起瞭。”

極品女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