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app官方最新版下载

紀天行如此自信。

大廳中的氣氛,立刻變得緊繃。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盯著他手中那枚空間戒指。

包括齊天河,表面淡定從容,實則內心已經慌瞭。

他隱約感覺到,事情恐怕不妙瞭。

“該死的混蛋!難道他真找到瞭什麼證據?”

想到這裡,他攏在袍袖中的雙手,也暗暗握緊瞭。

與此同時。

紀天行從空間戒指裡,拿出一枚晶瑩剔透的玉簡。

巴掌寬,一尺長的玉簡上,雕刻著特殊的符號。

幾位執事和眾多齊傢骨幹們,一看就知道那是齊傢的特殊徽記。

紀天行手握著玉簡,向眾人展示瞭一遍。

“這枚空間戒指,來自黑衣人的首領,那位血劍宗的神君強者。

我在戒指裡面,找到瞭這塊玉簡。

而這塊玉簡裡,就記錄著神獸谷的佈防圖,以及大陣的開啟之法。

原本,玉簡被傢主存放在秘庫之中,藏得非常隱蔽。

但齊天河居心叵測,且蓄謀已久。

他趁傢主不在,便將其偷瞭出來!

然後,他連夜帶著這枚玉簡,前往城外南郊的秘密地點,將其交給瞭血劍宗的神君。

他就是覆滅神獸谷的元兇!”

紀天行語氣威嚴,蘊含著斬釘截鐵、不容置疑的霸氣。

齊天河頓時面現怒容,滿腔悲憤的怒喝道:“放屁!你血口噴人,你這是污蔑!”

紀天行沒有理會他,暗中用神魂力量鎮壓他,令他頭暈目眩,說不出話來。

他又接著說道:“齊天河跟陸傢、血劍宗達成瞭交易,密謀顛覆整個齊傢。

待他們成功之後,血劍宗得到玄光洞,陸傢瓜分齊傢的一部分資產和生意。

而齊天河成為傢主,並且投靠血劍宗,成為血劍宗的走狗!”

兩位執事和二十多位骨幹們,再次神色劇變,露出瞭濃濃的震驚之色。

許多人都遍體生寒,目光憤恨的瞪著齊天河,流露出深深的恨意。

齊天河的手段,實在太歹毒,太狠辣瞭!

被二十多道凌厲的目光盯著,齊天河憤怒的渾身顫抖,卻發不出聲音。

他竭盡全力,卻隻能嘶啞的低吼道:“不……不是這樣!”

紀天行依然不理會,又對門外喝令道:“白龍,將證據呈上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白龍雙手捧著一張玉盤,邁步踏進瞭大廳中。

他走到紀天行面前,雙手拖著玉盤,躬身奉上。

“啟稟師尊,這是弟子剛從五執事住處搜出來的東西。”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張兩尺長的玉盤上。

隻見,裡面有一套黑衣,十幾枚玉簡,還有幾樣特殊的信物。

紀天行端起玉盤,展示給眾人,語氣森然的說道:“這就是齊天河今夜所穿的夜行衣!

這十幾塊玉簡中,記錄瞭他這幾十年來,暗中侵吞齊傢資產的每一筆賬,還有他跟陸傢的交易記錄。

這幾樣特殊的信物,便是他跟陸傢、血劍宗秘密聯絡時,證明身份的信物!”

說完之後,紀天行將玉盤丟給白龍。

他目光如劍,凌厲如電的瞪著齊天河,怒喝道:“齊天河!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如何狡辯?

本座現在就要秉公執法,當眾殺瞭你,處置內奸!”

齊天河一直聽著他當眾污蔑,還拿出各種‘證據’來佐證。

他早已憤怒到極點,面色鐵青,渾身都顫抖著。

可惜他被紀天行的力量鎮壓著,始終無法開口辯解,憤怒的幾乎吐血。

此時,紀天行突然收回瞭鎮壓之力。

齊天河再無拘束,頓時就張嘴噴出一口血箭,聲嘶力竭的咆哮道:“放屁!你這是污蔑!你竟敢栽贓於我?

那些狗屁信物,老子一個都不認識,都是你故意栽贓的!

還有那些交易的賬單,也是你偽造的!

誰會蠢到把賬單留在住處?還把夜行衣留在房間裡?

老子都裝在戒指裡,隨身帶著的!

你這就是污蔑,顛倒黑白!

你當所有人都是傻子嗎?”

齊天河含恨而發,聲如洪鐘,咆哮聲震天動地,令得整座大廳都搖晃起來。

經過這番狂暴而酣暢的怒罵之後,他心中的怒火才宣泄出來,情緒逐漸冷靜下來。

然後他就發現,大廳中的所有人都傻眼瞭。

金鐘、焦安和二十多位骨幹,都目瞪口呆的望著他,表情和眼神極其怪異。

就連紀天行和白龍,也露出瞭憐憫之色,滿臉同情的望著他。

齊天河感覺到不對勁,再回想剛才說的話,頓時就愣住瞭。

他身軀僵硬,表情凝固著。

右手下意識的縮進袍袖裡,想摘下空間戒指。

“啪!啪啪!”

這時,紀天行忽然拍手鼓掌。

清脆的掌聲,在大廳中回蕩著。

又像一記又一記巴掌,狠狠抽在齊天河的臉上。

紀天行笑瞇瞇的望著他,翹起大拇指,道:“齊天河,你果然是條漢子,敢作敢當!

大傢剛才都聽到瞭吧?

齊天河已經承認瞭罪行,交易賬單和夜行衣,都被他藏在空間戒指裡。”

沒有人接話,大廳裡靜悄悄的。

但兩位執事和二十多位骨幹,都對齊天河充滿瞭敵意,眼含恨意的盯著他。

齊天河徹底懵瞭,隻覺得身軀僵硬,手腳冰涼。

紀天行伸手端起那張玉盤,隨手丟在地上,冷笑道:“齊天河,你猜對瞭,這些都是本座偽造的!

夜行衣和信物都是隨便找來的,十幾塊玉簡也是空白的,壓根就沒什麼記錄。

甚至,白龍連你的住處都沒去過。

你把那些罪證隨身帶著,隱藏的很深。

本座才來齊傢半個月,怎麼可能找出你的罪證?”

聽完紀天行這番話,所有人都後背發涼,心中生出濃濃的忌憚。

大傢這才明白。

原來,天行供奉和白龍演瞭一場戲,故意詐齊天河。

偏偏他們演得太逼真。

不僅眾人沒識破,連齊天河也被震住瞭,才會上當。

畢竟,眾人隻知道紀天行實力高強,心狠手辣。

其他的,一概不瞭解。

齊天河也怕紀天行顛倒黑白,直接一劍殺瞭他。

那他就死的太冤枉瞭。

所以,才會鬧成現在這個局面。

但不管怎麼說,齊天河已經輸瞭!

輸的一敗塗地!

劍破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