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裡,蔓蔓抱著手電,站在角落。

老大撲在一個人身上,手裡的刀子,正從那人身體裡抽出來。

“怎麼瞭。”

蔓蔓小跑過來,抱住明殊胳膊:“剛才我起來上廁所,聽見隔壁有聲音。”

蔓蔓的房間正好挨著樓梯的安全通道。

隔音效果本來就不太好,一開始她以為是老大他們在弄什麼,可她摸到廁所,越想越不對。

那聲音斷斷續續,像是開鎖的聲音。

因為害怕她也不敢出門,但那聲音一直在繼續,最後她隻能咬著牙出去,也是她運氣好,老大的房門沒鎖,她直接進去將人叫醒。

他們出來的時候,正好對上已經開鎖進來人。

接著就是明殊看見的這樣。

那個人已經死瞭,明殊手電在他們身上照瞭照:“風雲門的人。”

“姑奶奶你認識?”

“見過兩次。”明殊道:“風雲門很少單獨行動,肯定還有人,蔓蔓你待在這裡,你們兩個跟我來。”

-

原主好歹也是風雲門裡的骨幹,對風雲門的行事風格瞭然於心。

就算有些人帶有個人行事風格,但在一個組織裡,難免還是會受影響。

明殊很快就將剩下的幾人揪出來。

其中有幾個交手的時候,已經被老大他們幹掉瞭。

明殊留瞭兩個活口。

將人帶進酒店大堂,刺目的光直接打在兩人身上。

“元……元渺!?”

看清人,那兩人嚇得面無血色。

“你是人是鬼啊!”

“你不是死瞭嗎?難道我也死瞭?”

老大一人給一腳:“瞎說什麼呢!姑奶奶活得好好的,咒姑奶奶死,不想活瞭!”

沒死?

兩人對視一眼,從各自眼中看到震驚和驚恐。

風雲門都傳遍瞭,她已經死瞭。

怎麼會沒死?

他們看見地上有明殊的影子,似乎這才確定這人是真的活著一般。

其中一人問:“元渺姐……你既然沒死,為什麼不回風雲門?”

“莊靜現在不是已經取代我瞭嗎?我回去算什麼事啊。”

兩人面色僵瞭下。

現在風雲門裡,都知道她死瞭,莊靜正混得風生水起。

“元渺姐,我們不知道是你,要是早知道是你,我們肯定不敢動手的。”

“是啊元渺姐,我們真的不知道是你。”

“對對對,給我們十個膽子也不敢。”

兩人快速的抱大腿。

“那給你們一百個膽子你們就敢瞭。”

兩人:“……”

這這這……

這怎麼不按套路回答啊?

這讓他們怎麼答?

明殊朝著老大伸手。

老大茫然:“……”

姑奶奶這是什麼意思?

老大猛然間福至心靈,迅速從身上摸出一包零食,恭恭敬敬的放過去。

明殊:“……”

明殊將零食揣回兜裡。

老大:“……”

還要?

老大又摸一包過去。

明殊幽幽的看老大一眼。

“姑奶奶,我兜裡就這麼多!”老大哭喪著臉:“不然我出去給你拿?”

“槍啊!”早知道朕就自己摸瞭,裝什麼逼!裝什麼逼!翻車瞭吧!

老大:“……”

要槍早說啊!

老大趕緊將槍遞給明殊。

明殊將子彈取出來,剩下一顆,扔到地上:“你們兩個隻有一個可以活命的機會。”

兩人瑟瑟發抖。

“元渺姐,我們好歹……”

“不好意思啊,我現在不是你們風雲門的人瞭,這個世界也不講什麼情面。”

明殊一句話堵死。

今天他們來搶東西,收人頭拿存活點。

如果是她敗瞭。

後果是什麼很明顯。

兩人看著地上搶,氣氛陡然間凝重起來,兩人都僵著沒動。

隻有一個人能活……

誰想死啊!

他們都不想死。

其中一個人咬牙,猛地撲向地上的槍,另外一個人也不甘示弱,兩人一人抓著一頭,誰也不讓。

明殊退後,拆開剛才老大給的零食。

砰——

一人緩慢的倒地。

“對不起啊兄弟啊……”

活下來的人握住槍,臉上隻有慶幸,並沒有難過。

明殊輕緩的聲音拉回他的思緒:“你可以走瞭,回去記得將這裡的事,一字一句的告訴轉告給莊靜。”

那人錯愕。

難道不應該是,不許告訴外人這裡發生的事嗎?

她怎麼……

當然那人不敢多問,能活命,他立即爬起來離開。

“姑奶奶,為什麼不殺瞭他?”

“我需要他回去幫我告訴他們,我還活著。”

“為什麼啊?”

“嚇唬嚇唬他們唄。”

“……”

“行瞭,屍體扔出去,血也清理下,別讓南隱看見。”

“……”

這身體過幾個小時自己就不見瞭,有什麼好清理的。

南隱……是那個少年的名字?

到底哪兒冒出來的!!

腹誹歸腹誹,老大還是和人將屍體抬出去,血跡也拿東西蓋住。

-

回到房間,少年已經坐瞭起來,裹著被子,抱著枕頭,可憐巴巴的小模樣。

“剛才有槍聲。”

“嗯。”

“你沒事吧?”少年又問,視線在她身上打轉,好像怕她缺胳膊少腿似的。

“我哪有那麼容易出事。”

明殊將被子從他身上拎開:“你把自己裹著幹什麼?”

之前見面他也是裹著一條白色的毯子。

“我……”失去被子的保護,少年有點無措:“我……”

我瞭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來。

明殊將他手裡的枕頭搶走,放在後面,抬手壓著他肩膀,直接按回去。

明殊也跟著躺下去,被子蓋在兩人身上。

少年立即纏瞭過來。

明殊拍拍他後背:“你以前幹什麼的?”

少年蹭瞭蹭她脖子:“唔……不幹什麼。”

“不幹什麼是什麼?”

“就……有錢……什麼都不幹啊,學習……玩兒什麼的。”少年弱弱的道。

有錢人傢的孩子,難怪這麼嬌氣。

“你成績好嗎?”

“好,第一名。”少年點頭,隨後沮喪不已,聲音裡都是委屈:“不過到這裡好像沒什麼用。”

明殊摸摸他發頂:“沒事,你嬌氣點好。”

有點本事就特麼尾巴翹上天,氣死個人……下次要是遇見那種作死人設的,她是不是可以先打廢?

明殊覺得這個可以思考一下。

為小妖精量身定制。

快穿系統:反派BOSS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