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在後面的丁小蘭看到薛晨和寧萱萱膩歪在一起,略有些不悅的把頭扭向瞭一旁,恰好看到瞭一個扒手動作隱蔽用夾子去夾薛晨放在褲子口袋裡的手機。

“哼。”

如果小偷的目標是寧萱萱,她現在已經沖過去瞭,可既然是薛晨,她才懶得去多管閑事,甚至希望小偷能夠得手,還真的很想看到他吃癟的神情。

不知道為什麼,她莫名的對薛晨有一點抵觸,說不上來的感覺,隻因為在餐廳裡發生的事嗎?似乎是,又不是,她一向不是一個小肚雞腸的人。

可不知為何,面對薛晨的時候,她有一種說不清楚的壓抑感,像是面對著一座陡立的山峰,又像是站在一條深淵大河的岸邊,總之有些不自在,自然就對薛晨有些抵觸。

看著那個小偷的夾子已經湊近瞭薛晨的口袋,眼看著就要將手機夾出來偷走瞭,丁小蘭考慮瞭一下,覺得置之不理還是不太合適,畢竟是雇主寧萱萱的朋友,就這麼看著手機被偷走,她卻沒有做出反應,雇主可能不高興,而且,也有損她丁小蘭的名聲。

他準備上前阻止,可就在剛要上前打算將那個小偷抓個現行的時候,突然間,那小偷好像是腳下絆住瞭什麼東西,毫無征兆的,噗嗤一下就摔在瞭地上,臉重重的摔在瞭地上,來瞭一個狗啃屎。

人行道上鋪的都是堅硬地磚,那小偷又摔的突然,完全沒有及時的做出保護緩沖的動作,整張臉就那麼砸在瞭上面,接著就發出一聲痛叫,等爬起來後,鼻梁都扁瞭,看起來好像是骨折瞭,鼻血誇張的噴瞭出來。

周圍不明真相的路人都詫異的看瞭一眼小偷,還有好心的問需不需要幫忙叫救護車的。

小偷疼的渾身直哆嗦,抹瞭一把臉,沒有理會周圍人,捂著鼻子飛快的走開瞭,就連掉在地上的夾子都不要瞭。

寧萱萱聽到聲音回頭看瞭一眼,見到一個人一臉血的從地上爬起來走開瞭,嚇的一下,說道:“這個人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摔個跟頭,竟然滿臉都是血,好像傷的不輕,鼻子可能都斷瞭。”

“哦,是嗎?可能是做瞭壞事遭報應瞭吧。”薛晨都懶得回頭去看,操控著玄妙的力量收回眉心玉瞳內。

而跟在後面的丁小蘭看到剛才那一幕,腳步下意識的停頓瞭一下,一臉莫名的驚詫和疑惑,等走過剛剛小偷摔倒的地方特意看瞭一眼,平坦的路面上什麼異物都沒有,怎麼會突然摔倒?還摔的那麼慘?

她抬頭狐疑的看向走在前面的二人。

剛才的事都算不上一個小插曲,兩個人繼續慢慢的趁著清爽幹凈的夜色閑逛著。

寧萱萱感受到薛晨搭在自己腰上,被外套蓋住的那隻熱氣騰騰的大手越來越不老實,在她腰臀之間的位置輕輕摩挲,弄得她全身都起瞭一層細小的疙瘩,臉頰也染上醉紅,想要將他一腳踹開,可有感覺被他摟著挺溫暖挺舒服的,仿佛自己的腿都不需要用力,就可以輕飄飄的前行,就好像是飛一樣,又舍不得離開。

兩個人轉瞭一大圈,就那麼閑逛瞭大半個小時,這才走回餐廳不遠處的停車場,互道瞭再見和晚安。

回到車上,寧萱萱將車鑰匙給瞭丁小蘭,輕聲說道:“丁姐,你來開車吧。”說完,慵懶的坐在副駕駛位上,微微的瞇著眼眸。

丁小蘭有些意外的看瞭一眼寧萱萱,她提出過自己來開車,畢竟這也是她分內的事,可是寧萱萱說不需要麻煩她,今天怎麼突然讓她開車瞭呢。

她卻不知道,寧萱萱之所以不開車,是因為她的腿有點軟綿綿的、酸酸的用不上力,全都被那隻不安分的大手給偷偷的抽走瞭,消磨光瞭。

……

薛晨答應瞭林熙蓉一起錄制四期節目,就需要用到一些古董道具,他自己的收藏雖然價值高,但是數量太少,所以隻能從別處借來一些,倒也不是難事,從沈叔那裡、齊虎、肖琨一些身邊人那裡拿來瞭一批。

而林熙蓉那邊也安排妥當瞭,第一期節目就在明天下午錄制,讓他帶著道具直接到電視臺大廈就行瞭,那時,在詳細的說一說具體的內容。

當上午他到瞭電視臺時,林熙蓉還有她的兩名電視臺的同事將他帶來的古董盒搬到瞭一個小會議室裡,那些盒子裡面裝的也都是各不相同的瓷器,用來做錄制節目時的道具。

其他人離開後,會議室內就隻剩下瞭薛晨和林熙蓉兩人。

“這些都是你自己的嗎?”林熙蓉目光落在瞭那些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古董盒上。

“不是,我可沒有這麼多的瓷器藏品,其中幾件是我自己的,另外的幾件是我借來的,錄制完瞭節目是要還回去的。”

一聽這麼說,林熙蓉心裡更加的感謝瞭,畢竟古董瓷器可是很脆弱的東西,價值又高,很容易在運輸的時候破損瞭,借來也擔瞭很大的風險。

“真是謝謝你瞭,薛晨,讓你這麼麻煩。”

薛晨不在意的笑笑:“錄制節目,我也沒有經驗,現在該幹點什麼?彩排?”

“不用彩排,是錄播節目,所以就算錄制的時候出現瞭一些小的問題也沒關系的,現在我們就是大概的熟悉一下這個節目的主要環節吧,是我還有我的同事一同籌劃的,你看看怎麼樣。”林熙蓉找出瞭兩份文件,上面記錄的節目的環節介紹,包含瞭大致的流程。

坐下來後,薛晨翻開看瞭起來,節目的名字自然早就起好瞭,叫做《鑒古評寶》,鑒定古玩,評論寶物,一目瞭然。

當看到節目一開始的幾句開場白,薛晨有些為難的撓撓頭:“這……不太好吧。”

“怎麼瞭?”林熙蓉也拿著一份文件,嗓音幹脆清亮又不是柔美的念瞭起來,“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瞭雲州省古玩收藏協會理事薛晨先生,同時,他也被更多的古玩界人士稱之為撿漏王,多次在古玩市場上憑借超群的眼力,斬獲瞭許多許多珍寶……”

平日裡有人一提到撿漏王這三個字,薛晨就感覺渾身別扭,一想到在錄制節目時林熙蓉這麼介紹,就更讓他難為情瞭。

“薛晨,不用在意的,這是人們對你的肯定和稱贊,而且,這樣才有噱頭嘛,能吸引更多的人觀看節目,對不對?”

看著林熙蓉希冀的樣子,薛晨無奈道:“話雖如此,可是我總感覺有點怪怪的,不太自在,是不是有種王婆賣瓜自賣自誇的味道啊。”

“你多慮瞭,就不要糾結這一點瞭,你往下繼續看吧。”林熙蓉催促瞭一句,聲音裡帶瞭一點撒嬌的味道,“嗯,我知道你不習慣被這麼稱呼,就算你為瞭幫我,做出點犧牲嘛。”

“那……好吧。”薛晨隻好勉強答應下來,就繼續往下看。

節目總的來說還是挺清晰的,一目瞭然,開場白後就是簡單的介紹一下瓷器的發展歷史,然後道具就該上場瞭,根據不同的瓷器進行一些鑒定知識的普及。

“最好在普及知識的時候,能夠摻雜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增強一些趣味性,這一點就得你自己考慮一下瞭……”

“還有,在普及鑒定知識的時候,我會向你做出一些提問,是從最普通的古玩愛好者角度,問題可能在你眼裡會很膚淺,嗯,你回答的時候也一定要直白一些,太深奧瞭,會讓很多人無法接受的。

“哦,沒問題。”

兩個人拿著文件,整整談論瞭兩個多小時,基本上就相當於將整個節目給捋瞭一遍。

等到瞭中午,林熙蓉訂瞭外賣,吃的時候淺笑著說道:“等錄制完瞭,我請你吃大餐來答謝你。”

節目的錄制時間是下午兩點,提前半個小時進入演播廳,到瞭一點多時,林熙蓉出去瞭一趟,等回來時,神情有些氣憤,輕嘆瞭一口氣,說道:“薛晨,我們得再等一段時間。”

“沒關系。”薛晨感覺可能是出瞭什麼意外。

果不其然,原來是又另一檔節目正在使用演播廳,正常來說,時間都是錯開的,現在正在錄制的節目本應該在十二點之前就結束的,可是因為一些原因給拖延瞭,才錄制到一半。

看到林熙蓉有些不忿的樣子,看起來應該還不是簡單的延誤瞭時間,似乎是另有隱情。

沒等他張口問,林熙蓉就自己吐露瞭詳情。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她的節目,叫李妮璐,最近在做一檔娛樂方面節目的,和我都是綜合頻道的,臺裡打算重點支持我們兩個女主持人,可是她自認為來臺裡早,資歷高,總是有意無意的給我添麻煩。”

薛晨很少看娛樂方面的節目,自然不知道這個叫李妮璐的主持人,聽完瞭兩人的矛盾也見怪不怪,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的爭奪,會爆發矛盾,再正常不過瞭。

其間,林熙蓉幾次離開會議室去看情況,每次回來都會氣呼呼的,同時向他說聲抱歉。

一直等到瞭三點多鐘,終於,來人通知說上一個節目已經錄完瞭,演播廳空出來瞭,可以開始錄制節目瞭。

古玩大亨八一影院APP在线下载最新版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