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寶寶齊齊的蹙眉,皆是一臉狐疑的看著眼前奇奇怪怪的中年男人,眼中多瞭一抹的戒備。

激動過後,雲簡好不容易才讓自己冷靜下來,便看到瞭兩個孩子一臉的戒備。

瞬間,雲簡便收斂瞭神色,心中卻道這兩個孩子戒備心不弱。

若真如他所想那般,便也是能夠好好培養的苗子。

“你們又是誰,又怎會在我傢?”雲簡故作不解的反問萌萌寶寶,眼睛卻若有似無的朝著石屋看去。

若真是如他所想,那麼,如今屋內躺著的,便極有可能是他所想之人。

“這裡怎會是你傢,這分明是......”

萌萌想要說是小七的傢,但是卻被寶寶及時的抓住瞭手,剩下的話就沒能說出口瞭。

“分明是什麼?”雲簡饒有興致的看著萌萌。

“你怎麼證明這裡是你傢?”寶寶如同一個小大人一般的責問雲簡。

娘親不在,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很有可能不是好人,他們要小心。

“這是我送給小七的十歲的生辰禮物,怎麼著也算是我傢瞭吧?”

雲簡好笑的看著兩個孩子,“況且,我還是小七的大伯。”

大伯?

萌萌寶寶對望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到瞭對方所想。

不太信!

隻不過,半晌後!

萌萌寶寶兩人被雲簡抱著朝著石屋走去。

才剛剛進入石屋的院墻,雲簡便被四人圍住。

“你是誰?”

“快放開兩個小主子!”

“別廢話,動手!”

說話的,是風雨雷。

而一齊朝著雲簡動手的卻是風雨雷電四個人。

“你們兩個小主子都在我手中,你們確定要動手?”

雲簡的視線幽幽的掃向四人,面上不疾不徐,絲毫不怕四人會動手的模樣。

萌萌寶寶兩人心中著急,卻隻是抿唇,在雲簡的懷中不吭聲。

四人一聽,動作微頓。

下一刻,四人便察覺到瞭雲簡身上傳來的威壓,沉重的讓他們喘不過氣來。

這也讓他們意識到,就算是沒有兩個小主子,憑借他們四人的力量,也很難與之抗衡。

屋內,聽到瞭動靜的雅書雅琴還有烏倫幾人沖瞭出來。

“歹人,快放開萌萌寶寶!”

說話的,是烏倫。

話說著,便就不管不顧的朝著雲簡的方向攻擊而來。

雅書和雅琴兩人也齊齊的朝著雲簡攻來,臉上都是肅殺之氣。

可是,他們還不曾靠近雲簡,就被風雨雷電給攔瞭下來。

“小主子們在他手上!”

風面對雅書他們不滿的神情,開口解釋。

離得近,他們能夠感受到這個男人身上的危險氣息。

幾人聞言,停下,然後看向雲簡。

“幾位別擔心,我是小七的大伯。”雲簡解釋著,眼中含著笑意。

然而,這樣的解釋,卻是讓幾個人的戒備心更重瞭。

小七姑娘失蹤瞭幾日不曾回來,怎就突然的冒出來一個大伯瞭?

當然,就算是他們懷疑,也什麼都沒法做,因為,兩個小主子正在他的手中。

“你們都退下吧,他真是小七姨姨的大伯,沒有惡意的。”

寶寶在雲簡的懷中,對著雅書等人勸道。

然而,聽瞭寶寶的話的雲簡,眉頭就是一挑。

沒有惡意?

方才,兩個孩子可是都不信任他,被他給強行的抱在懷中的。

如今,這個小男娃卻說自己沒有惡意?

倒是有點意思。

雅書等人聞言,雖心中疑惑,但是還是讓開瞭。

雲簡便抱著萌萌寶寶,徑直朝著裡屋走去,似乎對這裡真的十分的熟悉,也是因為這樣,幾人才放心瞭。

隻不過,被雲簡抱著的寶寶,在看不到雅書等人的時候,眼神就變得嚴謹起來。

他剛才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這個人實在是太厲害瞭。

如果雅書姨姨他們與他對上,必然討不到好處。

他之前有嘗試著對這個人下毒,但是卻都被躲開瞭。

對的這個人,不能硬來。

可是,智取,該如何取?

看著床上躺著的爹爹,寶寶心想:若是爹爹能夠醒來,一定會有辦法的。

正這樣的想著的時候,寶寶的身子一個騰空,然後就腳踏實地瞭。

一同被放下的還有萌萌。

兩人還沒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就看到方才還抓著他們的人正激動的朝著自傢爹爹跑過去。

“你要對我傢得爹爹做什麼?”萌萌著急的問著,然後朝著雲簡跑去。

“萌萌被過去!”

寶寶著急的拉住萌萌。

這個時候,雅書等人從門外沖瞭進來,便看到寶寶拉著萌萌,而在蒼瀾陌的床邊,雲簡正站在那裡。

雅書和雅琴去將萌萌寶寶兩人抱到瞭安全地帶,風雨雷電還有烏倫幾人,則是直接的朝著雲簡攻去。

此時無人可見雲簡的臉上滿滿的都是喜悅和激動。

沒有想到,真的會是他!

他等瞭十多年瞭,終於等到瞭。

原本,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太過無稽之談瞭一些,畢竟能夠進入平仙島是不容易的事情。

而平仙島短期內,絕對不會對外開放,可是年限卻已經快要過去瞭。

正因為這些原因,他有些疑惑為何那一封遺書上會留下那樣的話。

就好像,她能夠未卜先知似的。

幾道掌風朝著雲簡襲來,雲簡卻似乎沒有任何閃躲的意思。

正當掌風要落在雲簡的身上的時候,雲簡卻是突然一個轉身,手一揮,直接將幾人的攻擊甩開。

如此強悍的內勁,讓幾人同時心驚。

正想要說什麼,雲簡突然想到什麼,心中暗道不好,海邊對著幾人刀道:“我先去救人!”

留下瞭這麼讓人摸不著頭腦的話,雲簡就閃身離開。

屋內眾人一臉懵逼。

所以,這是怎麼回事?

救人?

救什麼人?

還有,這人來這裡的目的是打什麼?

萌萌寶寶也面面相覷,也是一臉的不解。

此時,雅園中。

雲天雷幽幽的從睡夢中醒來。

睜開眼的那一刻,雲天雷還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躺在床上。

可是下一刻,雲天雷的神情就變得忽明忽暗起來。

“該死的女人,竟然敢害我?“雲天雷咬牙切齒,他最恨人耍他瞭。

公公有喜瞭